共绘网,新闻,热点话题,最新热点资讯,今日热点,热点新闻,一周新闻热点,热点新闻事件,热点评论

手机版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主义和意识形态之争容易导致战争?

发布日期:2016-02-22    浏览次数:605

       很多人把20世纪定义为“意识形态”或“意识形态斗争”的世纪。20世纪初“十月革命”——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出现开启了近一个世纪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斗争;法西斯主义的出现又形成西方内部的意识形态间的大火并。到了20世纪,最后十年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解体后,西方认为一个世纪的意识形态之争的“历史终结”了,资本主义胜利,社会主义失败了。

       实际上,一个社会最重要的就是建立起公平、公正、平等、正义和井然有序的社会秩序、有效执行的法律制度让每个人在社会中按规范、法律和法规有秩序、有章法地去行事生活。而主义和意识形态争论的吊诡之处在于,它从逻辑上是讨论不清楚的,必须靠政治家的权威声音来破局,有人说主义和意识形态始终是改革的阻力,那么主义和意识形态之争是不是也容易导致战争呢?
相关热词搜索:意识形态 战争 革命

Related Information

我要分享
赞同(23)  |  中立(0)  |  反对(0)  |  收藏

 赞同    中立    反对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录才可发布评论

  • 赞同评论
  • 中立评论
  • 反对评论

一共有人参与  条评论

祯岐2019-10-15

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不仅仅是理论之争、观念之争,更是道路之争、前途之争、命运之争。做好意识形态工作,从根本上讲就是认识和掌握真理的过程,是用马克思主义战胜非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不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没有斗争的武器。要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提高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创造力和感召力。恩格斯说:“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马克思主义始终保持强大生命力,原因就在于它是开放的、随着历史的发展而不断丰富和发展的科学。

(0)

晚秋2019-08-13

一般来说,社会经济地位、政治利益和立场不同的人们,其意识形态的倾向也会有所区别。古今中外,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历史时期,具有不同的主流意识形态。即便同一国家、同一民族、同一历史时期,不同社会阶层的意识形态结构与倾向也会有所区别。不能把世界上一切矛盾和斗争都归结为“文明的冲突”,归结为意识形态斗争。但是,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不同利益群体的个人,其意识形态价值取向,肯定有区别,甚至尖锐对立。因此,在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的今天,在国际形势纷繁复杂的今天,在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汇、交融、交锋的今天,无论是观察、思考、处理国际问题,还是国内问题,试图不加分析地“去意识形态化”的做法,都是一厢情愿的。这样做的结果,安抚不了别人,只能麻痹自己。

(1)

金辉玉润2019-07-13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作为我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其在发展过程中,必然会吸收借鉴其他社会思潮的一些合理成分。社会上特别是网络上的民粹主义思潮,虽然多数不太理性、不够成熟,但确实反映了一些社情民意。我们不能一味打压和堵截,而应将其中的合理部分纳入主流意识形态,使主流意识形态更能凝聚人心。

(0)

OLILIOIL2019-02-20

意识形态的分歧必然导致政治和军事上的对峙,1946年往后美苏两国间的摩擦循环往复,而其他国家也直接或间接地卷入到美苏对峙当中,使得负面效应不断累积。尤其在东欧问题上,美苏意识形态对抗逐步加剧,以英国为代表的其他国家处于对自身安全问题的担忧而扮演了冷战推手,极力促成美国在政治领导和军事部署上“重返欧洲”。而一些在1946年之前已经存在的问题,如伊朗和土耳其问题,也在这一时期趋于恶化,这使得西方更加怀疑苏联野心膨胀。等到原本是中间地带的亚洲地区(特别是朝鲜半岛)从战后初期的分而治之倒向军事对抗(朝鲜战争爆发),冷战再无回头之路。

(0)

孙晓晓2017-08-24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舒尔茨的研究发现,300多年来世界没有哪个大国是按照所谓“主流理论”发展起来的。中国这样的巨大的发展中国家有今天的成就,更不是所谓“主流理论”所能解释的。但是,一些人习惯于以“主流理论”来丈量中国,把中国事实上已经做得很好的事情视为不正常。这其实是观念上出了问题。有人曾极力反抗经济帝国主义,在文化帝国主义面前却自认低人一等。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而言,危险莫过于此。实际上,中国意识形态权力即话语权与我们的国际地位严重不匹配。从这个意义上说,建设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迫在眉睫。话语权直接影响文化自信。只有具备自信、健康的心态,才能坦然面对中美关系中的各种问题。

(0)

杨琼2016-07-07

晚近中国的传统文化无法对抗西方文明之时,救亡图存的信念理想使知识分子在西化进程中陷入了长久的主义思维,久而久之,政治哲学与政治意见划上了等号,政治思想被主义式意识形态所覆盖,导致了学人对自由主义学理毫无兴趣,却坚信空洞的意识形态式自由主义,造就了今天有意识形态而无政治知识的局面,自以为掌握了政治、历史、哲学以及社会的发展规律。虽然我们天天反对这个主义鼓吹那个主义,最终不过是以一种意识形态对抗另一种意识形态,意识形态的迷障成为我们思考的误区,以对历史经验的化约态度将相互缠绕和曲折变化的历史进程简化为某种特定原则诸如顺昌逆亡等,尤其在政治中极其容易滑向主义式或概念化的粗暴思维。这种对历史进程进行概念简化的研究方式实际上是对知识和心灵的桎梏。 由于长期的意识形态毒化与主义式思维的盛行,提倡祛除意识形态来对问题本质进行研究的欧克肖特,注定无法像同时代的哈耶克那般得到学人的垂青。然而,也正因为这种主义式思维,我们恰恰应该读读欧克肖特。当我们谈论政治时,欧克肖特曾如此告诫:“在政治活动中,人们是在无边无际、深不可测的海洋上航行。既无避风港,也找不到可供抛锚的海床;既无起点,也无规定的目的地,唯一的事情就是永远在海上漂浮。这片海洋既是敌人,又是朋友……”

(0)

郑俊康2016-06-30

赞同。伴随冷战终结,意识形态的暴露与失效开始成为全球性的普遍事实。其主要特征是,意识形态在丧失其匿名性与隐形性的同时,开始丧失其社会整合、询唤的效力。尽管认同—身份政治调门甚高,却无法改变文化犬儒主义与政治民粹主义高涨的世界现实。

(0)

色音图2016-03-19

中国已经解决了“挨打”和“挨饿”的问题,但还没根本解决“挨骂”的问题,除了意识形态偏见,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中国真实的形象没有藉由好的故事载体传播出去。精心采访、发掘真实的中国故事,让其更好承载中国道路、中国理论、中国制度、中国精神、中国力量,世人就会更懂中国,中国更会赢得世人敬重。

(0)
1 8条信息

李敏2016-03-12

 我出生于1935年,父亲是技术人员出身,思想开明的企业主。童年在抗日战争中度过,全家东躲西藏,抗战胜利全家欢欣雀跃,宁波解放全家积极响应。国家对私营工商业进行改造时,父亲率先一次性将工厂"赎卖"给国家,他本人成为国营工厂的总工艺师。全家兄弟姐妹中有一半人是共产党员。   1953年—1957年,我就读于上海华东化工学院(今上海华东理工大学)化工系,1958年被划为右派。1973年我以叛国投敌罪服刑4年后在劳改农场做留场人员,继续劳动改造。1979年秋,一纸公文宣告错判,明确认定是一起冤假错案,予以平反   面对历史,我是沧海一粟,作为个体,20年黄金岁月几乎是生命的全部。   反右、文革对知

(0)
1 1条信息

会员登录

×

会员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