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绘网,新闻,热点话题,最新热点资讯,今日热点,热点新闻,一周新闻热点,热点新闻事件,热点评论

手机版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世界经济不景气,建议设立全球公共事业振兴署?

发布日期:2017-07-07    浏览次数:2538

  

公共事业振兴署,大萧条时期美国总统罗斯福实施新政时建立的一个政府机构,以助解决当时大规模的失业问题,是新政时期(以及美国历史上)兴办救济和公共工程的政府机构中规模最大的一个。

1935年至1943年,公共事业振兴署先后为大约八百万人提供了工作机会。在美国的每一个社区,几乎都有公共事业振兴署资助建起的公园、桥梁和学校。而至今,世界经济虽然总体保持复苏态势,但面临增长动力不足、需求不振、金融市场反复动荡、国际贸易和投资持续低迷等多重风险和挑战。在这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当下,《共绘网》不禁想问:能否设立全球公共事业振兴署,来帮助地球村民渡过难关呢?

 

相关热词搜索:世界 经济 公共事业
我要分享
赞同(17)  |  中立(0)  |  反对(0)  |  收藏

 赞同    中立    反对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录才可发布评论

  • 赞同评论
  • 中立评论
  • 反对评论

一共有人参与  条评论

鹅鹅肥2019-11-28

现在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率超过5%的,只有中国、印度、越南三国,中国是世界衰退期间最顽强的火种,印度和越南起点太低,还在分享红利,其他国家要么增长率在1%以下,要么干脆进入负增长。 南美方面,2018年阿根廷经济增长为-2.5%,世行预计今年为-1.2%,光是昨天因为反对派初选获胜,就吓得阿根廷股市和汇市同时下跌了30%,整个国家经济脆弱不堪。与阿根廷为邻的巴西刚上台了一位右派总统,上来就要砍赤字,保经济增长,削减福利措施,2018年他们只增长了1.1%,在削减赤字的推动下,巴西第一季度还是只增长了0.5%,第二季度也只增长了0.83%,国家复苏艰难。 欧亚大陆间的土耳其2019年经济增长可能只有0.6%(土耳其央行预测数据),而土耳其在2017年还有7.4%的增长,2018年第二季度土耳其遭到特朗普重锤制裁,经济就一路下滑,部分机构甚至认为2019年土耳其经济将负增长,埃尔多安的政治生命已经步入暮年。 欧洲这边最让人意外的是德国也扛不住了,做为欧洲最重要的国家,2019年第一季度增长率只有0.7%,第二季度准确数据要明天才出来,预计全年经济增长仅为0.5%,2018年因为中美贸易战,德国出口减少了8.1%,现在英国强烈要求硬脱欧,而德国是英国的最大贸易伙伴,英国一旦脱欧,将会使德国对英出口剧减57%,所以现在美国对“北溪-2”制裁和说要对欧洲汽车增加关税让德国十分恼火,这两件事情就是在敲打德国,是美国从德国嘴里抢肉吃。 德经济学家一致认为“衰退不可避免”,显得法国上半年1.2%的增长多么可贵,而急着要脱欧的英国,2019年第一季度还有0.5%的增长,第二季度就跌到了0.3%!想想10月31号英国最后的欧脱大限,这个国家可能还要再往下跌一跌。我们再看看欧洲人的老对手俄罗斯,2019年第一季度其经济增长率是0.5%,第二季度为0.8%,俄罗斯颓成这样好多年了,经济一直不见好转。

(0)

OLLL0UG2019-02-14

马基雅弗利所说的“政治无道德”,其实主要在强调:政治应该和道德分开。如果把政治和道德比喻为游戏,两者的游戏规则是大不相同的,如果在政治领域遵循道德的规则,或者在道德领域奉行政治的规则,必然会遭到挫败。 马基雅弗利的观点是有一定道理的。站在我个人的立场和角度,我完全赞同。政治谋求的是一种权力,如果受到道德的羁绊,必定畏首畏尾,不敢放开手脚。正如在战场上打仗一样,讲究兵不厌诈,政治也是如此,如果遵循“做人要忠厚诚实”的道德原则,估计永远也打不了胜仗。我们难道不记得中国哲学史上的那位宋襄公吗?处处讲仁义,时时讲仁义,结果错过了战机,被敌人杀得大败。有人曾经评价宋襄公是“像猪一样蠢的军事家”。历史上多少例子表明,那些抱有道德之心的政治家,到最后都是因为“妇人之仁”,小则害身,大则亡国。比如项羽,他因为讲求信义不愿在鸿门宴上借机杀死刘邦。在只需要捅穿一层纸的羞涩道义面前,年轻气盛的项羽偏要顾及信用、名誉,顾及周围人的看法和口舌。尽管自己实力强大并且功劳最大,却因怀王之约“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这一条款而内心不安,处处束手束脚,在鸿门宴上被樊哙言明而失掉灭去刘邦的机会;在与刘邦的争斗上,他更是处处遭到刘邦舞起的道德大棒的折磨。即使到最后惨败之时,还是因为“不肯过江东”的道德面子而自刎,丧失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话说回来,如果把政治上的规则运用到道德领域,结果也是同样的糟糕。如果对自己的亲人、朋友还要搞阴谋、争利益就说不过去了。所以,马基雅弗利说得对:政治属于“公共领域”,道德属于“个人领域”。

(0)

热纳2017-08-24

我赞同,国际社会正处于地缘政治不断变动的时代。遗憾的是,我们还没有走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这场金融危机是世界经济结构失衡的产物,尽管大家在危机后努力作出调整,但时至今日主要经济体,如美国、日本、欧盟的经济结构依然失衡。最近一轮的全球化主要是从20世纪80年代的英美国家开始。但是,这一波经济全球化发展到今天,在促成世界经济格局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同时,也给世界经济和各国内部带来了诸多非常严峻的问题。由于国家间各种政策协调远远跟不上全球化的进程,导致了两次危机的发生,即1997年至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8年的世界性金融危机。二十国集团(G20)的产生和发展,本身就是围绕着这两次重大危机展开的。

(0)
1 3条信息

会员登录

×

会员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