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绘网,新闻,热点话题,最新热点资讯,今日热点,热点新闻,一周新闻热点,热点新闻事件,热点评论

手机版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地铁站冠名,公共设施跟谁姓?

发布日期:2014-03-11    浏览次数:392

  

        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设施不允许刊登商业广告,而在中国的地铁、公交上随处可见到各式各样的商业广告,在近几年,地铁站名也走上这条令人反感的商业化道路,2006年南京拍卖地铁站冠名权,出现新街口德基广场站、迈皋桥高丽家具港站,2007年天津地铁尝试商业冠名,如小白楼·建设银行站,2012年武汉2号线冠名“周黑鸭”更是引发一场“公共设施跟谁姓”的讨论。

        理论上,公共设施属于公众,并不属于建设者,它的拍卖权也当属于公众,即公众有权决定它冠名与否或如何冠名凡是涉及重大公共利益事项,应该召开听证会,即使是不开听证会,至少应该通过一定渠道听听民众的意见。其次,商业化冠名之所以招到大家的反感甚至厌恶是因为地铁冠名与否都和普通老百姓没有关系,即使地铁冠名能缓解公共设施运营中的资金压力,但票价仍然高昂,如果票价能相应调低,相信很多人也不会对多听几遍广告满腹牢骚。地铁站冠名,你怎么看?如何惠民才是众望所归?

相关热词搜索:地铁 商业化 公共设施

Related Information

我要分享
赞同(9)  |  中立(0)  |  反对(0)  |  收藏

 赞同    中立    反对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录才可发布评论

  • 赞同评论
  • 中立评论
  • 反对评论

一共有人参与  条评论

芒果乌龙茶2019-08-09

此前,在冠名权拍卖时,武汉地铁集团曾表示,凡是美容、整形类及有伤风俗民情的名称,均不会纳入地铁站点冠名之列,会在拍卖前就筛掉。而以食品冠名,无可厚非。一个地方的饮食代表了当地的风土民情,武汉地铁以当地名小吃——“周黑鸭”冠名,不仅不“市井”,反而充分体现了当地的饮食文化特色,据了解,有很多去武汉的旅客就是冲着周黑鸭去的,显然,这是一种极有效的宣传手法。一些网友建议,即使冠名,也应该听听市民的意见,比如向社会公示等。如果事先去征求市民的意见,相比“周黑鸭”也不会过于突兀而令人无法接受。

(0)

王卉纤2018-08-09

无可厚非,只要审核冠名的时候稍微留意点,正规机构,风评比较好的机构,冠名都是挺好的,多元化营收有利于地铁持续低价。比如亚心

(0)

wobuchixiangcai2014-05-26

前不久,和朋友一起购物后打车回家。商场附近有出租车扬招站,可是,这本来为方便打车而划定的区域,却已被社会车辆侵占。打车,还得去十字路口招手。 去年6月,为维护交通秩序、方便人们打车,北京市在人流多、需求高的地方划出601个特定区域,作为专供人们打车的“扬招站”。然而,从扬招站推出之日,被社会车辆占用等现象就时有发生。近一年来,出租车扬招站几乎成了摆设。 便民服务设施沦为摆设,类似情景还有不少:在一些城市街头,健身器材锈迹斑斑,一碰就吱吱作响;公租自行车存放点少,使用率低;曾经风靡一时的插卡式公共电话断线坏损、无人过问…… 不可否认,在建设之初,这些便民设施直指百姓民生需求,也曾有着美好蓝图。那么,这些本来造福一方的公共设施为何陷入沉睡? 首先,随着时代变迁,科技水平日新月异,一些公共设施已经不能满足百姓需求。比如街头闲置的公共电话亭,手机快速普及后,人们习惯了用手机打电话,光顾公共电话亭的次数越来越少,日久天长,毁损难免。 最根本的原因,是公共设施建设脱离实际又疏于管理,老百姓用着不方便,公共设施自然闲置下来。比如,一些出租车扬招站位置规划不合理,乘客等着麻烦,出租车不愿意去,缓解打车难的目的就难以实现;由于风吹雨淋,健身器材生锈、塑料风化现象普遍,如果不定期加以维修保养,又有谁愿意冒着危险,用“缺胳膊短腿”的器材来锻炼身体? 这些年来,对公共设施沉睡的批评声不是没有,但由于问题解决难、回应慢,老百姓对沉睡的公共设施早已见怪不怪。不过话说回来,作为一种公共产品,公共设施使用公共财政投入建设,就应该遵循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基本原则,让老百姓用得起、用得方便,怎能“沉睡不起”? 唤醒这些沉睡的公共设施,需要相关部门告别懒政思维,多一些接地气的民意调查,少一些拍脑门的随意决策;多一些为民便民的服务意识,少一些求全贪多的形象观、政绩观。说到底,公共设施为民而建,如果让老百姓处处不方便,又浪费了公共财政资源,当景观、成摆设,好心办坏事,那就与公共设施的建设初衷背道而驰了。 公共设施建设和管理不能一劳永逸。除了定期维修、保养之外,依据人口迁移和需求变化对公共设施进行动态管理也不可或缺。城市建设了新区,有没有形成新的人口聚集区、原有公共设施是否与之适应等问题,都需要相关部门及时调整规划,实行动态管理。 对于那些“时过境迁”的公共设施,有关部门也应在征集民意的基础上尽快拿出整改办法。比如,对于公共电话亭,有建议认为作为城市特定时期的时代印记,应该保留;还有建议认为公共电话亭大多废置,拆除为妙。除了去留探讨,公共电话亭转型也是一种思路。上海将市中心部分公共电话亭改成“WiFi亭”,信号覆盖区域内的用户经过简单认证后,即可通过手提电脑、平板电脑和手机等终端上网,很受欢迎。 便民公共设施建设,不能成为“花架子”工程。要好心办好事,还需有实实在在的民生关怀,有一心为民的管理智慧。(转载:成慧《便民设施不该成摆设》)

(0)
1 3条信息

阮图图2018-08-09

这只是市场化需求,没必要过分解读。

(0)
1 1条信息

会员登录

×

会员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