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绘网,新闻,热点话题,最新热点资讯,今日热点,热点新闻,一周新闻热点,热点新闻事件,热点评论

手机版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语言!语言!还是语言……

发布日期:2013-07-12    浏览次数:949

       在圣经《创世纪》篇章记载中,人们曾经说着同样的语言。然而,因为人们聚在一起打算建一座巴别塔,用来纪念人类的成就,以致忽略了神,从而招致上帝的惩罚。上帝令人类开始说不同的语言,因此,人们再也无法一起合作建塔,轻视神灵。

  

       语言是人类发展、进步、沟通、交流的桥梁,而语言的不规范、不统一则严重阻碍了世界的发展鉴于此人类需要“世界语”你认为人类共同生活在同一个村里,村民还有必要保留小语种吗?统一使用世界语,或者只使用英语和汉语?说说你的想法。
相关热词搜索:世界 统一 语言

Related Information

我要分享
赞同(188)  |  中立(3)  |  反对(6)  |  收藏

 赞同    中立    反对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录才可发布评论

  • 赞同评论
  • 中立评论
  • 反对评论

一共有人参与  条评论

斛旧2019-09-04

如今几乎所有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形势都不容乐观,可小语种专业学生就业却是一枝独秀,就业率达到近百分之百。这种就业竞争力很快就带动了培训市场,小语种学习的不断升温使得社会培训机构纷纷推出小语种培训课程,每年参加培训的学生人数呈直线上升趋势,这一现象不仅在上海市场,在长三角很多经贸发达的城市中尤为突出。

(0)

雪兔哥哥2019-08-14

地域不一样,一开始语言就有不同的种类,语言的同一当然是好,但是有很多同一部落的人当然会说自己的语言来沟通更加亲切,所以小语种一时间很难灭绝。

(0)

然热情2019-02-18

一是源自民族归属感的认同意识,“各种因素都能够促成民族统一体以及对这个统一体的意识:共同的语言、共同的历史命运、传统和记忆、共同的政治目标和希望。语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但光是语言并不起决定性的作用。重要的是历史生活的共同性、对这种共同性的意愿、重大事件和伟大目标。即便人们不讲同一种语言,真正的革命和胜利的战争也能够克服语言上的对立,建立起休戚与共的民族归属感”。这种共同的民族归属感为人民的普遍意志提供了基础,也就提供了制宪行动的绝对正当性。但是,人民的同质性必须被保持,否则普遍意志可能溃散或改变,或者无可辨析,宪政的稳定性就将遭到威胁。于是,“排斥与消灭”异质性就有必要成为保持同质性的方式:“民主首先要求同质性,其次要求——假如有必要的话——消灭或根除异质性。……

(0)

凯勒2015-03-19

我认为共绘网的许多思想产品,是从中国发展现实问题中得出来的,是为推动解决我们面临的突出矛盾提出来的,立足治国理政全局,抓住了焦点、热点问题、把握未来发展趋势,抓住了“牛鼻子”,勾绘出了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图景。我们只有站在历史的峰峦之上,才能更清晰地洞察时代风云,更准确地把握前进方向。

(0)

小桥流水2014-08-11

小语种不应因为普及世界语而被废除。语言是生活在同一地域的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逐步形成的,代表着这一民族的根。走在陌生的城市,突然听到来自家乡的声音,这种亲切感多么美好,它代表着对来自同一地域文化的一种认同。小语种的存在并不会阻碍世界的发展。虽然世界的交流越来越多,但人们依然是安土重迁的。如果发展平衡一些,家乡就能有很好的就业,我想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背井离乡地去外地谋生,大家不一蜗蜂地往大城市挤,也不会出现城市病。未来的世界我想就应是这样,在家门口就业。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当今世界,交流并不需要背井离乡地无理性地迁徒,完全可以通过高科技来解决。所以小语种永远有它存在的必要及价值,是其它世界语所无法替代的。

(0)

只若初见2014-06-10

中华文化从汉唐时起,就不是一个地域性的文化,特别是明清时期,中国和世界已经在文化上开始融合。经过400多年的传播交流,中华文化影响遍及世界。海外汉学的拓展标志着中国学术在世界范围展开,是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标志。现在全球有近万名汉学家,每年出版的汉学著作有几百部,很多汉学家都是其本国传播中华文化的重要力量,做了大量工作。以前很长时间里,我们对这个领域关心不够。中国文化要显示世界传播的意义,应当加强与海外汉学的沟通互动,了解他们的队伍和成果,从而更好地合作。

(0)

vanilla2014-04-30

最近一段时间,汉语中夹杂外语词的现象,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有专家表示,汉语中大量使用外语词,既破坏了汉语言文字的严整与和谐,破坏了汉语的“纯洁”,也消解了中国文化精深而丰富的内涵,不利于汉语的健康发展。这种观点,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外语词在中文中早已大量存在,在英语、日语等语言中也比比皆是。出现一些新鲜事物之后,如果无法在本民族语言中找到确切对应的词汇,借用外来语是促进沟通和提高表达效率的常用做法。比如,在改革开放初期,DVD、KTV等词就曾被民众大量使用,而WiFi、iPhone等则是信息化时代的“新宠”。如果以是否有外来词作为判断“语言纯洁性”的标准,恐怕没有语言能称得上“纯洁”。    中文吸纳一些常用的外语词,既增强了汉语的表现力,满足了民众了解、认知新鲜事物的迫切需求,又促进了国人与世界的交流与沟通。在信息化迅猛发展的时代语境下,外语词的使用还切实地提高了表达效率,节约了交际成本。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外语词非但不是对汉语的破坏,反而是对汉语的一种丰富和促进。   如今,随着全球化和信息化的发展,新鲜事物的出现呈现井喷状态,在与世界的联系日趋紧密的中国,出现大量的外语词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一些专家和有关部门对这一现象的过度解读,多少带有几分杞人忧天的色彩。这种过虑,既暴露了一些人对汉语文化的不自信,也展现了一些人对新事物无所适从的恐惧。可以说,以排外心态维护汉语“纯洁性”,实质是一种语言文化的民族主义。   事实上,历史上也有一些国家试图限制外来词的使用,但最终往往以失败告终;中国也曾出台一些相关的政策和文件,但在执行过程中却很难得到民众的认可。出现这种结果其实并不意外,固步自封并不能保护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反而容易因为封闭而走入死循环。只有与时俱进、开放包容,才能促进语言的发展。   我们并不否认,对一些严重影响汉语生态环境的现象进行规范,确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但要强调的是,这种规范不能滥用和扩大化。语言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对语言的规范化也应当适应这种的变化,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从本质上讲,语言是一种交际工具和思维工具,真正鲜活的语言应是开放的、发展的、融合的。顺应语言本身发展规律,尊重民众选择,才是规范汉语应遵循的首要原则。 强大的语言和文化,总是伴随着强大的包容力。更何况,目前民众使用外语词的频率,并没有严重到“泛滥”和影响理解的程度。对于汉语文化的发展,我们需要多一些文化自信,多尊重语言自身发展规律,多尊重民众“约定俗成谓之宜”的选择,少些狭隘的语言民族主义,如此才会真正促进汉语的纯洁和健康。(转载:刘璧洁《莫愁汉语“不纯洁”,文化发展需自信》)

(0)

we‘ou2014-04-25

4月20日是第五个联合国中文日,也是中国农历的“谷雨”。联合国中文日的设立旨在推广中文在联合国工作中的使用。其日期被定在中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之“谷雨”,是为了纪念“中华文字始祖”仓颉造字的贡献。 联合国中文日是联合国语言日的一部分。2010年,联合国新闻部宣布启动联合国语言日,目的是在联合国系统内推动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促进六种联合国官方语言(阿拉伯文、中文、英文、法文、俄文和西班牙文)的平等使用。每种官方语言对应一个节日。在各个语言日,联合国都会举办相应的庆祝活动。 根据传说,轩辕黄帝的史官仓颉创造出了中国最原始的象形文字。上苍因仓颉造字而感动,为其降下一场谷子雨,这就是“谷雨”的由来。中文日因此被定在每年中国农历的“谷雨”,以纪念汉字始祖仓颉。从2010年开始,联合国每年都在中文日前后举行多种形式的庆祝活动。今年,纽约联合国总部于4月17日举行活动,以书画展、茶艺表演、歌曲演唱和书法讲座等形式庆祝中文日。 据联合国网站介绍,自20世纪70年代中文被确定为联合国的工作语言以来,中文在联合国受重视的程度比过去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联合国网站中文版于1998年11月13日正式上线。目前,联合国总部的中国籍员工近300人。联合国内部每年还面向员工开设中文语言课程。 不过,与联合国其他正式语言相比,中文在联合国内的使用频率和流通率仍然很低。据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在联合国原始文件所用的语言当中,英文占80%,法文占15%,西班牙文占4%,而中文、俄文和阿拉伯文加在一起才占1%。近年来,中文在国际上越来越受欢迎,但是提高中文的国际地位,特别是提高中文在联合国系统内的地位仍是一项艰巨任务。(转载:王雪梅《联合国中文日》)

(0)

osfyk2014-04-22

当今的普通话,追根溯源,跟中国最后一个王朝是满人统治,的确有那么点关系。满人入关之前,其实很多人都会说汉语,但说的大抵是那时的东北方言。所谓东北方言,就是融合了众多北方话形成的,很接近今天的普通话。当然,满人也说满语,这个满语,经过努尔哈赤引入蒙文,制成满文,已经成了满人的“国语”,或者叫清语。 入主中原之后,满人统治者一度要求做官的人,无论满汉,一律要学清语,不仅识满文,而且会说满语。就像在全国推行剃发一样,实行征服者的文化改造。然而,清语的推广,却不了了之。原因是满人自己,包括皇帝也不喜欢“自己的语言”。因为这样的文字,仅仅是最高层出于政治目的生造出来的,没有多少群众基础。这个文字里,没有传说,没有诗歌,更没有故事。相形之下,汉语里什么都有,特别是有满人极其喜爱的《三国演义》。在没入关之前,满人就是双语并用。入关之后,论武力,他们是征服者,论文化,他们则是被征服者。 皇帝从小读书,就是只重汉文,不重满文,教满文的谙达,根本没有地位。皇帝尚且如此,时间一长,别说汉臣不能说清语,就连满人大臣也不会说了。大家都在说官话,所谓的官话,就是今天东北话和北京话的混合体。清朝是满人当家,只能如此,进入民国,北洋政府时代也如此,定都南京的国民党政府,高层大多为南方人,还是如此,那时的国语,跟现在的普通话,基本差不多。 几千年中国的文字,都是统一的。这首先要归功象形字,音义可以分开,虽然中国人都说方言,方言之间,很多都风马牛不相及,但不耽误用同一种文字沟通。其次,要归功于科举考试,如果不是持续1300多年科举考试,无形中在文化人中贯彻了“书同文”的意志,即使是象形文字,也一样会在使用中出现歧义,有些地区,会逐渐根据自己的方言,造出自己的汉字来,别的地方根本就不认识。每次科举,虽然取士不多,但大士绅带小士绅,所有习文之人,读的都是一样的书,写的都是同样的文章,写出的东西,自然同文同义了。不可能出现广东读书人写的东西,跟山西人不是一种文法的情况。 文字如此,说话也类似。做官的人,必须说官话。当年本省人不能做本省的官,一省的官场,官员们都来自五湖四海,大家如果各说方言,漫说同僚之间无法沟通,就是上下级之间,也没法对话。再说,清朝的规矩,官员上任,皇帝必定要召见一次,哪怕小小的县令也是如此,如果被召见的时候,一口土语,那么你说什么皇帝都不明白,没法留下好印象。所以,不会官话,对仕途很不利。 戊戌维新期间,梁启超办时务报,声名大振,光绪皇帝召见,然而梁启超一口广东新会土话,皇帝努力听了半晌,一句不懂。按清朝惯例,举人接受皇帝召见,得赏翰林的,最次也得给内阁中书,但梁启超却什么也没得到,只给了个六品衔,在当年,等于什么都不是。其实,当年康有为的官话也说得不怎么样。他接受召见,后来吹嘘说跟皇帝讲了两个多小时,其实不到一刻钟,就这一刻钟,皇帝也没听懂几句。 一个国家,必定得有一种通用的语言,否则一国之民,交通往来,通商行旅,都非常不便。方言虽好,但毕竟人们不可能以方言相沟通。无论南方人怎么不舒服,中国采用北方味的语言作为国语,就适用人口和通行性来说,还是合适的,不好因为有清朝的背景,就一笔抹杀之。历史上,中国北方地区的长期民族融合,胡人汉化,汉人胡化,使得北方各地方言,有了最大的相似性,不像南方,每个县的方言都不一样。反过来,如果采用粤语作为国语,广东境内就未必能统一,放到外面除了广东人谁都不懂,推行难度会大上不知多少倍,以至于根本行不通。所以,即使孙中山做总统,民国也不可能用粤语作为国语,连孙中山自己,也学官话,否则他根本就成了不了同盟会的总理。从留下来的录音看,他的官话说得还相当地道。至少,我这个一句粤语不懂的人,完全听得懂。(转载:张鸣《国语之进化》)

(0)

jing2014-03-24

方言的形成和延续,是地域隔阂、交流不变、人口迁徙和混居比例低所致,越是人口流动性低、地域隔膜深厚的国家、地区,方言的顽固性也越大。中国地大物博,曾经历过漫长的封建年代,又因客观、历史等诸多原因,人口长期被户口、土地所束缚,安土重迁,流通缓慢,宗族、乡党的纽带也让方言成为“抱团”的辅助工具之一,这才造成中国方言种类多、影响深厚、消除困难等特色。只有从改革社会体制、增进地域间交流和人口流动入手,从根本上打破传统的地域隔膜与障碍,才能让方言问题不解自解。历史上中原地区使用的是类似如今闽南话、客家话的“官话”,在战乱导致大迁徙、大融合之后,原本泾渭分明的中原各地方言变得彼此间更容易听懂,北方音的标准音地位也逐步确立。与此相反,秦始皇在社会条件尚不成熟之际强推语言改革,结果虽勉强统一了书面文字,可方言口语却长期存活,直到汉晋,“楚音”仍有很多人会听会说,直到“五胡乱华”,北方移民大规模涌入,新一轮地域融合全面开展,这些南方旧方言才无疾而终。方言可以融合,也可以消亡,但消化方言的前提是地域隔膜的淡化,和人口流动的增强,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交流沟通需要的推动,有了这样的需要和推动,方言的消化、“官话”的普及,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如果不从这些根源上入手,一味用行政手段狭隘地强攻方言这个难啃的山头,试图在环境、背景、需求等方面均无实质性变化的情况下,片面实现口语的“大同”,只能是事倍功半,甚至异想天开的。

(0)
1 2 13条信息

邓金根2015-12-02

“一带一路”建设愿景与规划的实现,要以语言沟通为前提。习近平主席在访问德国时指出:“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时代背景下,人与人沟通很重要,国与国合作很必要。沟通交流的重要工具就是语言。一个国家文化的魅力、一个民族的凝聚力主要通过语言表达和传递。掌握一种语言就是掌握了通往一国文化的钥匙。”语言是人类最基本、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语言相通才能谈及经贸往来、文化交流、文明互鉴和民心相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达到60多个,所使用的国语及官方语约60多种。其中,我国高校教学尚未开设的语种有18种,只有1所高校开设的语种有20种,加起来占全部语种的近2/3,这还不算这些国家繁多的

(0)

沈中阳2014-12-29

一、踏上世界语道路 1923年6月7日,鲁迅被蔡元培、吴稚晖、陈声树创办的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聘为董事并负责讲授《中国小说史略》、《文艺理论漫谈》等课程,从此鲁迅踏上了世界语的道路。 鲁迅对世界语一直怀有一种炽热的情感,早在他与胞弟周作人来北大任教时,就受到了蔡元培先生的影响而接触了世界语。蔡元培领导下的北京大学从1917年就开设了世界语课程,聘请了孙国璋讲授世界语。1922年3月初,又聘请了由鲁迅推荐的俄国世界语盲人作家爱罗先珂讲授世界语,已是北大文学教授的鲁迅常常前去听世界语课,他与爱罗先珂有一段真诚的文学交往,他先后翻译了爱罗先珂的童话《鱼的悲哀》、《世界的火灾》、《鸭的戏剧》等文学作

(0)

徐一帆2014-12-04

1936年3月初一个早晨,在上海黄浦江的码头,有一位戴眼镜的高个子青年随着一声汽笛长鸣,登上了由上海开往日本的客轮,他就是辛亥革命先驱黄兴的三子黄乃。他怀抱着一颗寻求真理的报国之心,在大哥黄一欧和二哥黄一中的呵护资助下,东渡扶桑留学。离开了祖国,胸怀远大理想抱负的黄乃,来到了父辈创立同盟会的地方…… 一、投入到世界语团体 在日本留学的日子里,黄乃经历着血与火洗礼和风雨的考验。在他就读日本大学社会学专修科的时候,遇到了一位让他永远不能忘怀的世界语老师———日本著名的左翼领导人中桓虎儿郎。这位老师给他讲授世界语,还给他灌输了无产阶级的革命新思想。在这位老师的影响下,黄乃刻苦地学习世界语,开始阅

(0)

黄秋兰2014-09-29

一、汉语是中华文明的载体,是思维之大成 讲座一开始,冯学成很自然地坦言:“我既不是什么学者,也不是什么教授,而是纯草根,是一个连高中都没有毕业的人”,姿态之低令人惊叹。随后,他用一段乱语开头,听众在茫然中顿悟了语言在文化的形成和传承中所扮演的重要作用。 在冯先生看来,语言是思维的载体,如果离开了语言与文字,人是无法表达自己的思维。作为一个中国人,要进行思维,就离不开母语,离不开汉语。“中华文明很丰富,有许多文物古迹,不过,如果没有文字,甲骨文所在的乌龟壳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没有文字,周朝的鼎器是没有意义的,就是一堆破铜烂铁,但是有了文字,就赋予了这些物件不可估量的文化价值。”冯先生指出,

(0)

John2014-09-15

英国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科研人员与丹麦、美国和法国同行一起在3日出版的英国《皇家学会生物学分会学报》上报告说,他们参考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对于濒危物种的定义标准,为衡量语言丧失情况确定了几个风险因素。其中包括,某种语言的使用人数、他们居住的地理范围,以及这些语言使用者数量下降的速度。   综合大量的语言数据库资料并结合以上因素考察后,研究人员发现,一个地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水平与当地语言多样性的丧失情况明显相关。美国西北部、加拿大、欧洲北部和澳大利亚等地语言消失情况最为严重。   研究人员举例说,在北美洲,一种名为“上塔纳诺”的语言,到2009年只剩20余人使用,并且当地小孩已经不再学习这种语言

(0)

微笑天使2014-08-29

在华语文学中,“秋天”这个意象不一定总要和落叶联系在一起,还可以有着雨林茂密湿润的芬芳——此间举行的“南国书香节”上,香港作家梁文道为首次开设的马来西亚馆“站台”,呼吁华语文学应有更广视野,关注不同国籍、不同民族用中文写作的作者。   “奈保尔住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是个印度人,但他用英语写作。英语文学界难道会因为他的民族和国籍,就把他视为不入流的作家吗?”甫一张口,梁文道就抛出了这个答案再明显不过的反问。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作为贵宾出席了今年的上海书展,他征服的岂止是英语文坛?   在梁文道看来,英语系文学之所以能成为当今国际文坛的主流,不仅因为英语作为世界语言的地位,还因为

(0)

ปักกิ่งอยู่ภาคเหนือของประเทศจีน2014-08-12

人际交往离不开语言,语言有雅、俗之分。同样一件事,使用的语言不同,得到的效果可以大相径庭。汉语是世界上最为优秀的语言之一,经过数千年的锤炼,足以表达最为细腻、复杂的情感和思想。礼以敬为主,在礼仪场合中,为了表达“自谦而敬人”的理念,就要使用借助于一套相应的语言,这就是敬语和谦语。敬语和谦语都是典雅的语言,能否正确使用雅言,是衡量人的文化修养的重要标尺。 敬称是对他人表示尊敬的称呼。早在先秦时代,我国就有了非常丰富的敬称词汇和成熟的使用方法。 古代最常见的敬称之一,是把君王的称号或者五等爵位的名称转换成敬称。例如“君”,原本是指天子或者诸侯国的国君,例如《诗•大雅•假乐》中的“宜君

(0)

bn2014-07-28

被人们尊称为“文坛老祖母”的冰心先生,生前一直关心和支持着我国世界语运动。 1981年12月,一个寒冷的冬日,81岁的冰心出席了由楚图南、胡愈之、巴金、叶圣陶、夏衍等社会知名学者发起的“世界语之友会”的成立大会,有130多位知名人士、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加入了这个组织。冰心先生是“世界语之友会”的10位发起人之一。上世纪90年代初,老世界语者许善述编写了《巴金与世界语》一书。冰心先生为该书题写了书名。在众多的世界语前辈的关心下,《巴金与世界语》一书于1995年由中国世界语出版社出版面世。 1994年5月,中国科学院世界语协会正在筹办第四届国际世界语科技学术会议

(0)

月已霜2014-07-25

 英国一小学只有471个学生,却说着58种语言,学校因而雇了不少能说外语的老师   英国萨福克郡伊普斯威奇有一所“希尔赛德社区小学”,学校不大,只有471个学生。令人惊异的是,这些孩子们一共说着58种语言。   萨福克郡有不少移民家庭,共有六千多孩子在当地学校就读。这些孩子的母语共有130种,其中有很多非常少见的语言。就算是说中文的孩子也不一定能互相交流,因为有人说普通话、有人说广东话,还有的说客家话。   这些孩子里,有近一半生活在伊普斯威奇地区。在希尔赛德社区小学里,学生们说最多的语言是葡萄牙语、波兰语和立陶宛语,大约占总人数的3%-4%。   老师们要怎么给这些听不懂英语的孩子们

(0)
1 9条信息

yl1262015-03-11

我的观点是应该保留小语种。理由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很多的东西都被同流化了,小语种也象征着一个地方的文化,是经过一年一代慢慢沉淀下来的产物。中国本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每个地方都存在各种各样的差异,这样的不同会使世界更加丰富多彩,如果摒弃小语种反而会失去自己的特征,而对于很多人来说改掉自己的语言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就相当于摒弃自己的文化,再者中国很大,世界更大,对于每个国家来说都有落后的,文化所不能普及的地方,因此没有教育就没有前进,完全使用汉语和英语是很困难的。综上所诉,我认为小语种应该保留。

(0)

helen2014-08-04

世界文化因不同而精彩,正因为存在着差异,才会有各式各样的文化,才形成了世界文化的精彩斑斓。虽然当今世界发展的趋势是英语正在逐渐成为国际上的通用语言,很多经济政治文化方面的交流都使用英语,但是通用语言只是国际交流的工具。但是小语种,甚至方言对于我们各自的民族都是一种不可或缺的文化组成部分。如果世界只有一种语言,那还有什么特点与精彩可言?

(0)

pang1112013-07-16

不同意统一语言!多单调!世界文化就应该是多样化的!

(0)
1 3条信息

会员登录

×

会员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