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绘网,新闻,热点话题,最新热点资讯,今日热点,热点新闻,一周新闻热点,热点新闻事件,热点评论

手机版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欧盟有债务危机,难道美国就无债务风险?还是美掌控美元印钞权,使其放胆去花费?

发布日期:2019-03-30    浏览次数:4215

  

       我们知道,严重的债务危机无论对于债务国,还是对于发达国家的债权银行,乃至整个国际社会,都形成了巨大的压力。包括国际金融组织的有关各方为解决债务危机提出了许多设想和建议,包括债务重新安排、债务资本化及证券化等。

  

        而衡量一个国家外债清偿能力有多个指标,其中最主要的是外债清偿率指标,即一个国家在一年中外债的还本付息额占当年或上一年出口收汇额的比率。一般情况下,这一指标应保持在20%以下,超过20%就说明外债负担过高。就之前欧盟有债务危机的情况,您是否有想过,难道美国就无债务风险?还是美掌控美元印钞权,使其放胆去花费呢?快“畅言一下”跟大家聊聊你的看法吧。毕竟每个人的观点,都是一种思考......

相关热词搜索:欧盟 债务危机 美国 风险 美元印钞权 花费
赞同(32)  |  中立(0)  |  反对(0)  |  收藏

 赞同    中立    反对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录才可发布评论

  • 赞同评论
  • 中立评论
  • 反对评论

一共有人参与  条评论

世界新2020-06-19

物极必反,美国的度是什么?就是美国的政府债务不能超过美国GDP的150%,极限是200%。 现在美国的GDP是20万亿,债务余额是26万亿;两三年后如果到了40万亿,国债平均是十年期,就算0利息,一年本金就要还4万亿。 美国每年税收4万多亿,就算全部税收都还了国债本金,这一年政府的开支、军事力量的维护,社保、医保各种各样的支出,还要四五万亿。 一旦进入了恶性循环,就一定会崩盘。 那时,各国政府不敢买美债,各国企业或银行、金融机构也不再信任美债,美国政府国债一旦卖不出去,美元也就发行不了。 但这个机制如果用过了头就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政府是不是理性?它应该会理性地看到不能用过头,所以现在是十分矛盾地走在钢丝上。 美国政府现在进行的量化宽松、透支等措施,第一会出现萧条的情况;第二是出现民粹主义甩锅,转移视线,给中国制造矛盾的状态。 萧条的情况:一方面会造成经济股市过热、通货膨胀等问题。一方面因为疫情,老百姓、企业运行停顿、交通停顿、物流停顿、商业活动停顿,经济会萎缩。 萎缩以后,一边是有泡沫过热现象的股市,一边是GDP负增长20%、30%,大量工人失业。 经济学里面,最难受的困难就是通货膨胀灾难和通货收缩灾难叠加在一起双重的灾难,现在其实已经发生了。双重灾难下一定出现大萧条,现在已经出现大萧条的状态。 民粹主义甩锅:因为疫情,人们不得不社交隔离,时间久了,社会心理发生变化也是自然的。 加上经济停滞、失业加剧,老百姓储蓄率不高、朝不保夕,原来的贫富分化、种族歧视等社会矛盾有可能因这场公共卫生危机而激化。 在一些政客和媒体的鼓噪下,欧美国内民粹主义声浪进一步升高,一些激进的言论和行为频频以群体性事件的方式表现出来,威胁社会稳定。 美国的政客一会讲中国的发展抢走了美国人的饭碗,一会又说是中国造成他们生病等等。明明这个病去年在欧洲、美国已经发生,他们只是没当回事。

(0)

o,hjhjght2020-05-21

自70年代牙买加体系形成以来,美国国债实际上成为了一种无需偿还的信用货币,但其信用必须建立在利息可按期偿还的基础上,这一点如果不能满足,其信用也就随之崩塌了,这将直接导致美元环流停止,这是美国绝不可能接受的。然而,当前美国所难以负担的债务,不仅包括23万亿的政府债,还包含了规模庞大的企业债以及民间居高不下的债务率,这其中企业债同样可能恶化成对其统治阶级具有巨大威胁的风险。这些债务风险的互相叠加,本身就构成了巨大的系统性风险,而这种系统性风险如果不能得到缓解或转化,在如今的美国一旦爆发,其规模和严重性必然超过08年的金融危机,而高负债的美国一旦再发生这样的危机,其苦心经营的美元霸权就难免走向末路。而当下的美国经济其实早已是寄生在了其金融霸权之上,失去金融的力量,对于实行了二十年去工业化政策的美国而言,无疑将会是灭顶之灾,这个强大的世界一极,必将如往日的旧帝国一样走向崩溃,这绝不会是他们能够接受的选项。为了阻止这一切的来临,整个美国的精英阶层,会高度一致地站在一起,并且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必会不惜一切代价,这是他们的本性。这正是当下危险的根源。

(0)

邓垦强2020-05-18

一切经济危机,本质上都源于债务危机。对美国当前而言,此话无疑正中要害。当前,美国确实面临着生死攸关的问题,但这里我必须先讲清,疫情,并不是美国当前最大的内部矛盾,疫情仅仅是矛盾的催化剂而已,自己本身并没有能力成为压垮美国的矛盾,这一点必须明确。 美国当前面临的核心矛盾在于——美国正在失去赖以为生的金融霸权。当前的美国早已是一个依赖着金融霸权生存的国家,所以美国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即在于美国金融霸权的维持,即美元-石油环流体系的维持,虽然这是一种庞氏骗局般的模式,但只要这种模式得以持续,美国的霸权就能持续。然而当前美国面对的问题在于,由于自身巨大债务矛盾无法处理,这种模式行将失败,唯有通过将危机向另一个大国转嫁才能实现霸权的延续。

(0)

安格斯·麦迪2020-05-09

我们说,现在美国的压力在于美国是一个债务社会,美国的社会负债率太高了,在疫情爆发前,多数美国家庭都拿不出2000美金的现金,全美停摆一个月,直接的问题是,美国人民怎么吃饭?房租房贷怎么办?欠信用卡的钱怎么办?并不是给美国人民一口饭吃,美国就不崩溃的,所有的美国人都欠了银行、保险机构、金融机构的钱。如果只是给口饭吃,美国经济一样必崩。 美国家庭的平均负债高达15万美元或更多,如果把学生贷款算上,那么美国家庭负债率则是超过80%,每个美国家庭都几乎有负债,只是多少的问题。 78%的美国人当月就把工资花光了,也就是说近八成的美国人是月光族。为了偿还债务,有4400多万美国人在有工作的同时,还做一份兼职。 所有到过美国的人,可能感触最深刻的就是,包括很多华尔街的精英,一个月的工资发下来,还摸都摸不到,已经被账户自动还款了。美国的信用卡体系之庞大,搭建了一个系统的持一卡走天下的局面。现在是,这个问题能不能解决? 可以解决。美国的国力完全扛得住,全美平均工资4600美元,全美3.2亿人,印钞1.2万亿美金,美国人吃饭、还债、房租房贷的问题全解决了。如果担心后续影响,可以直接按美国人在职期间的双薪下发,共同印钞2.4万亿美元。 加上社会体系的维系、基础设施的保障等,大约需要印钞4万亿美元。 美股又熔断了,其实没有关系,再印5万亿美钞,必然可以托住底。 加上前面的钱,美国总共印钞大约20万亿美元。美元的总盘子在疫情爆发前约20万亿美元,现在总盘子增加到40万亿美元,全球承担美元通货膨胀100%,会对美国造成严重冲击吗?会影响美国金融霸主的地位吗?答案是并不会。印钞20万亿美元,美国依然是全球金融霸主,美元至少2年时间还是全球货币。

(0)

阮大为(David H. Rank)2020-03-18

任泽平:美国高风险企业债占比持续扩大。美国非金融企业债券余额从2008年的2.2万亿美元上升至2018年的5.7万亿美元,其中风险较高的BBB级企业债增加了近2万亿美元,占比从2008年的36.4%上升至2018年的47.4%。同时,杠杆贷款以及BB和B级企业债也大幅增长,加剧美国债市风险。2020年1月标普下调676家美国企业债发行人的评级,上调352家,上调与下调发债企业之比为0.52,创2009年以来新低,被下调评级的企业中86%都与发行高收益债有关。 美国高风险企业债信用利差扩大,违约风险上升。BBB及以下评级企业债信用利差快速上升,表明市场风险偏好下降。利差扩大增加了企业再融资的成本与难度,一旦无法顺利再融资,债券大规模违约,风险将传染至整个金融体系。

(0)

LKUV2020-02-03

美国总统英勇的和金融银行巨鳄进行了200年的殊死搏斗,伤亡率超过了诺曼第一线的美国士兵,但是始终无法把货币发行权夺回来,所谓的自由和民主,没有了货币的支持也就成了一纸空文,今天,美国人民欠下的国债中在外国购买的国债不足2点5万亿美元(主要是中国和日本购买的),不要为这个数字惊讶,因为他并不大,美国人民欠美联储的债务为44万亿美元,而这笔债务只会越积越多,永远没有还清的那天。

(0)

IRJJYVH2019-12-09

资源集中导致了消费者的弱势地位。最明显体现在美国医疗保健领域。 医疗患者是一种特殊消费者,在全球范围内,患者在与医生的对比中都很难强势起来,仅能靠诊金和希波克拉底誓言(誓言的核心思想是对知识传授者心存感激;为服务对象谋利益,做自己有能力做的事;绝不利用职业便利做缺德乃至违法的事情;严格保守秘密,即尊重个人隐私、谨护商业秘密)来维持平衡关系。但是,菲利蓬提到,美国的患者相对要付出更高价格,却享受更一般的服务。美国在医疗保健方面的支出一直高于其他富裕国家,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这一差距更是被急剧拉大。效率低下、寡头垄断的医疗体系是医疗效果平平的一个主要因素。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按人均计算也是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与其他人均收入类似的富国相比,虽然美国拥有最好的医院和最先进的医疗技术,但总体衡量其人口中生活贫困的比例更高、婴儿死亡率更高、预期寿命更短。美国的医疗成本也比其他类似国家高得多。 在美国,每年的药物成本为每人1443美元(约合10075元人民币),而在欧洲为每人749美元(约合5266元人民币)。美国人在医疗保健上花费更多的原因在于价格更高,而不是他们消耗更多。 美国医疗价格高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行政成本”庞大,包括医疗体系和服务的规划、管理成本,以及与管理相关的成本。这些行政成本在美国似乎很高,约占医疗总支出的8%。这比其他国家3%的平均水平高出一倍多。 医院合并让医疗费用居高不下,医疗支出太高已经成为人尽皆知的难题,美国的医疗保险改革也是近几届美国政府面临的“世纪难题”。2017年上任以来,特朗普政府一直不遗余力地推进医保再改革,核心目标是废除奥巴马方案,提出医保计划新蓝图。然而完整的特朗普医保方案至今未见成形,美国医保改革仍难取得进展,享受医疗服务人群的弱势地位没有改变。 收入开源受阻,支出节流无望,在并不自由的美国市场中,消费者成了被剥夺的一方。

(0)

ffrmiomhgj2019-10-16

希拉里在高盛的秘密演讲:We know that Finance creates most of the wealth in this country, so that has to be THE top priority. 我们知道金融创造了这个国家的绝大部分财富,因此必须成为首要任务。Let me tell you straight: I want to be the presidency of, by, for Goldman Sachs, and I mean it. I’ll make sure to line my cabinet with your people, like everyone else. Lloyd, name your position!让我对你们有话直说:我希望成为服务于高盛的总统,由高盛支持的总统,而且我是认真的。我将会用你们的人员组成我的内阁。劳埃德,告诉我你想要什么职位! And throughout the upcoming campaign, I’m going to be sending lots of dog-whistle messages about how to empower you with less red tape, less regulation, less taxes, easier access to free, risk-free money, simplification, easy access to me, all the while talking populist claptrap…. 在即将到来的竞选活动中,我将在哗众取宠地谈论民粹主义的同时,发出很多狗哨信息(译注:dog-whistle指一些特定人群才能听懂的政治隐语。)来解释如何通过减少繁文缛节、减少监管、降低税收、更容易的获取无风险的金钱、简化、便捷的联系我加强你们的权力。 Don’t be thrown off by the populist rhetoric. You know that’s just how we play the game. You know I’m your gal…a Goldman Sachs gal…. 别被民粹主义的言论误导了。你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玩的。你知道我是你们的姑娘...一个高盛姑娘...

(0)

hjyftndh2019-10-06

2018年,全球第20大经济体瑞士的GDP是7055亿美元,第21名的波兰GDP只有5858亿美元,世界上总共有203个经济体——也就是说,美国政府每年的利息支付超过了世界上180多个国家的经济总量! 看看未来需要偿付的利息,那才叫个牛呢! 根据美国财政部向借款咨询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从2024年基本赤字降为零(嗯,如果做到的话)开始,2025年美国所发行公共债务所筹资金就将全部用于支付净利息,其规模介于7000亿到1.2万亿美元或者更多。 具体预测资金的用途细分为三种:基本赤字、净利息支出和“其它”。2018财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约为3.3万亿美元,利息支出为5230亿美元,算下来,利息支出占到美国联邦政府总支出的16%。 想想看,你每年辛辛苦苦挣钱,但有1/6的收入要用来支付利息,你心里面爽不爽? 虽然说,从2025年开始,美国国债就要进入庞氏骗局阶段,如此庞大的美国的债务,未来肯定是还不上了。但是,美国债务到底会不会马上崩盘,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0)

LHLIGMHJH2019-09-23

美国目前处于一轮大的危机,甚至是比2008年危机还要大的“危机潜伏期”之中。一般的主流媒体和一些经济界的大佬,都说未来两三年这个危机爆发的可能性在70%以上。那就是美国的债务规模,目前美国政府财政负债22万亿美元,加上各州的6万亿美元债务,一共是28万亿美元,而去年美国的GDP是20万亿美元。同时,去年美国的赤字是1.8万亿美元,如果接下来5年平均债务增长率不变,保持在2万亿美元,那么5年后美国的债务总额将达到38万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呢?这意味着美国政府的负债率可能会突破150%,而一般美国政府要求债务上限不超过GDP的70%,100%便处于报警阶段。大家通过计量经济学或者金融工程学也好,把数学模型算一下,你要是真有40万亿美元的债务,平均算十年期的话,假设每年还10分之1,就是4万亿美元。而40万亿美元的利息差不多是1.1万亿美元,两笔加起来每年是5万亿美元,差不多是美国GDP能够产生的税收,意思就是说哪怕每年的全部税收都拿来还债,都还不够。财政总需要4万亿、5万亿吧,除非你再去发行4、5万亿美元的债,但大家知道货币发行是不能随心所欲的。现在货币学认为,国家为什么能发货币,是因为国家在收税。美国税收支撑了美元,如果说每年税收的3分之1在还债周转,剩下3分之2支付运行成本,那没问题。但如果100%都用来还债,那这个资金链、信用就打断了。可能不用等5年,提前3年2年1年,有人就提前抛掉美债,像躲避瘟神一样跟美元脱钩了,那美国经济就没落了。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怎么避免呢?打一次贸易战,搜刮一下别人的羊毛,或者通过一场战争掠夺你1万亿美元,把我的债务还了。这是现在很现实的,但是他不会这么说。他说要打贸易战的理由有很多条,包括模式的效益之争,以及我内在危机怎么转嫁等小脑筋。那么,中美贸易摩擦有这个必然性,自然就有长远性。长远性大体上跟我们国家今后十年、二十年变成世界经济强国相关联,伴随着这个过程,贸易战的可能性总是随时存在的,所以这是长期性。

(0)
1 2 14条信息

会员登录

×

会员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