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绘网,新闻,热点话题,最新热点资讯,今日热点,热点新闻,一周新闻热点,热点新闻事件,热点评论

手机版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土耳其+沙特阿拉伯+伊朗)×团结合作=世界新一极

发布日期:2019-01-15    浏览次数:556

   

       我们知道沙特阿拉伯有着丰富的石油资源。而土耳其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地跨欧亚两大州,控制着黑海进入地中海的咽喉要道,链接欧洲和中东地区。

       那么伊朗呢,其历史悠久,在公元前6世纪就建立起来一个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大帝国——波斯帝国。伊朗还是中东工业强国,拥有完备的军工体系。可偏偏这三个拥有各自优势的国家,存在着矛盾。故而《共绘网》不禁想:如果土耳其、沙特阿拉伯、伊朗团结合作是否能成为世界新一极呢?快“畅言一下”跟大家聊聊你的看法吧。毕竟每个人的观点,都是一种思考……

相关热词搜索:土耳其 沙特阿拉伯 伊朗 团结合作 新一极
我要分享
赞同(17)  |  中立(0)  |  反对(0)  |  收藏

 赞同    中立    反对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录才可发布评论

  • 赞同评论
  • 中立评论
  • 反对评论

一共有人参与  条评论

南方的2019-05-12

土耳其政府订下进取目标,致力在2023年前把国家发展成为国内生产总值(GDP)达2万亿美元的经济体,并因此大力推动基础设施建设,以期奠定坚实基础,令经济发展更加活力澎湃。伊斯坦布尔新机场是土耳其众多基建项目之一,将于2018年12月31日启用,取代已有93年历史的阿塔图尔克机场(Ataturk Airport),预计每年客运量达2亿人次,几乎比现时全球客运量最高的亚特兰大国际机场(Hartsfield-Jackson Atlanta International Airport)多出1倍,预计将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空枢纽。 土耳其政府又计划在2023年前完成兴建全长11,700公里的高速铁路,连接全国41个城市,令当地铁路建设规模仅次于中国。土耳其目前有3,500个基建项目处于发展或规划阶段。其中,伊斯坦布尔运河(Kanal Istanbul)连接黑海与马尔马拉海(Marmara Sea),是博斯普鲁斯海峡以外另一条水路;塞利姆一世大桥(Yavuz Sultan Selim Bridge)设有两条铁路路轨和8条行车线,是全球最长、最高和最宽的悬索桥。其他重要项目还有欧亚大陆隧道、伊斯坦布尔金融中心,以及连接伊斯坦布尔与伊兹密尔的盖布泽—伊兹密尔高速公路项目(Gebze-Izmir Motorway Project)等。除此之外,土耳其多个城市也正进行各类建筑工程和市区重建项目,总值超过2,000亿美元。 土耳其政府希望以公私营合作方式,吸引3,500亿美元外商投资,作为基建项目的资金。该国迄今共完成225个公私营合作项目,总值约1,350亿美元。其中包括伊斯坦布尔新机场,承建商为Limak-Kolin-Cengiz-MaPa-Kalyon Consortium;塞利姆一世大桥和北马尔马拉高速公路,承建商为ICİÇTAŞ - Astaldi Consortium ICA;以及欧亚隧道,承建商为土耳其及韩国合资企业Eurasian Tunnel Operation Construction and Investment (ATAŞ)。

(0)

额的风格2019-05-11

沙特阿拉伯在雄心勃勃的《2030年愿景》中订下目标,要把3座沙特城市发展成为世界排名前100位城市。该国不断推进经济多元化和现代化计划,其中大型项目NEOM新城更引起全球关注。NEOM新城项目的目标是在红海地区建立一个创新型城市生态系统,市内全面采用可持续及再生能源,也会利用机器人科技。目前,沙特未有公布这座特大城市的已规划项目清单,不过其整体发展将涵盖16个经济领域,如旅游、媒体、医疗卫生和能源等。投资者或企业若有意探索相关发展机遇,可到NEOM新城项目网站登记,以收取最新消息。 《2030年愿景》的另一个目标是实现金融转型,鼓励数字发展。有见及此,沙特阿拉伯大力发展金融科技。2018年5月,该国推出「金融科技沙特」(Fintech Saudi)计划,并于1个月后批出首个金融科技牌照,准许提供众筹服务。今年初,沙特阿拉伯金融管理局推出监管沙盒环境,让本地和国际金融科技公司测试拟在该国推出的数字解决方案。 沙特阿拉伯的金融科技生态系统发展时间虽短,但正不断壮大,可为中国投资者和科技公司创造大量全新机遇。目前,该国正积极推动普惠金融,并发展数字交易,因此对跨国转账、移动支付和点对点(P2P)贷款等解决方案甚感兴趣。 在沙特阿拉伯金融管理局的监管沙盒框架下,国际金融科技公司可以通过与获该局发牌的公司(包括本地和注册外资银行)合作,使用沙盒进行技术测试。这项安排为中国科技初创企业提供切入点,既能探索沙特市场的商机,又可把技术试用于不同环境和场合中。事实上,沙特一些本地银行已和海外科技公司合作开发创新解决方案。例如,利雅得银行(Riyad Bank)便与法国的数字安全公司金雅拓(Gemalto)合作,推出免触式支付手环。

(0)

一定会把握2019-05-01

除满足国内需求外,伊朗正在扩大能力以成为区内的制造枢纽。伊朗已开始善用毗邻阿富汗、土耳其、伊拉克和其他中亚国家的地理优势,拓展这个总人口超过4亿的区域市场。伊朗似乎可以提供质素和价格配合得宜的产品,满足区内市场的需要。 以土地面积计,伊朗是中东第二大国,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与7个国家接壤[2]。外国制造商(包括来自香港者)若要拓展这个庞大的区域市场,可以考虑在伊朗境内设立生产设施,藉此节省大量物流成本。 劳工成本方面,伊朗的最低工资较邻国土耳其低,后者是区内另一主要工业化经济体。伊朗的最低工资与泰国和印尼等部分东盟国家相若,但远高于越南及缅甸等低工资国家。因此,就成本因素而言,若要搬迁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生产线,伊朗不是十分吸引的地点。然而,企业若有意在中长期内实现产地多元化,则可考虑锁定这个人口达4亿的新兴区域市场,其中近8,000万人就居住在伊朗。 伊朗拥有年轻并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进一步为该国制造业缔造新机遇。伊朗人口的年龄中位数在35岁以下,即大多数伊朗人是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出生。伊朗人通常在中东接受良好教育,不少人持有大学学位。这可确保一般制造业职位,有充足的熟练工人及本地管理人员供应。此外,香港公司可以利用伊朗为分销中心,接触中亚和中东各国的客户。

(0)

团日活动杨婷婷2019-04-21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为土耳其缔造不少机遇,也对土耳其经济和地缘政局带来广泛影响。毫无疑问,土耳其不少商界、学术界和政界人士都对「一带一路」的利弊各有见解,立场鲜明。 1、稳定地缘政局。「一带一路」倡议主要影响经济层面,贸易路线和模式的转变,势必改变欧亚各国之间的政治关系。常言道,改善贸易便可稳定社会,不过,并非所有土耳其人都认同此说。 然而,土耳其民众普遍认为,「一带一路」的影响不限于贸易层面。Kirpart是土耳其一家大型汽车零件公司,在中国内地设厂。总经理Şahin Saylik身为土耳其商人,对此深信不疑。他认为「一带一路」的影响可以非常广泛。他表示:「『一带一路』肯定在地缘政治方面能发挥重要影响,例如为政局动荡地区带来和平。 「良好的贸易伙伴关系将促使各国更加了解和支持区内的政治关系。如果『一带一路』要成功,必须有稳定和安全的环境。 「这是一项鸿图大计,涉及区内的经济、文化、社会和政治发展,以至稳定与和平,影响广泛。土耳其的地理位置举足轻重,必定能够从中获益。」 安卡拉欧亚研究中心(Center for Eurasian Studies)高级分析师Turgut Kerem Tuncel也认为「一带一路」可为欧亚地区带来稳定。他说:「『一带一路』可能对欧亚地区的地缘政治产生巨大影响。自由国际主义专家认为『一带一路』可以带来和平。他们相信,加强国与国之间的贸易联系,必然有助稳定,这点确实言之成理。」 2、伊朗的重要性。在欧亚各国之中,伊朗会因地区贸易日增和政局越趋稳定而特别受惠。自从特朗普政府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中国和俄罗斯等签署的核问题协议)后,美国可能重新制裁伊朗,加上以色列和美国最近的反伊朗言论,可见「一带一路」对伊朗具有更重要意义。 欧亚研究中心国际贸易分析师Salih Işik Bora谈到伊朗对土耳其的重要性:「土耳其有充分理由积极应对不利『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挑战。由于土伊两国相连,地处中亚和欧洲之间的重要位置,因此,土耳其最重要的工作或许是与伊朗加强合作。 「德黑兰从多方面融入世界经济,特别是积极改善与欧洲的关系。举例来说,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Total)最近与德黑兰签署一项价值40亿美元的协议。与此同时,习近平于2016年表示,中国希望在未来10年增加中伊双边贸易额至6,000亿美元。显然,中国有意吸引伊朗参与『一带一路』。」 Salih Işik Bora认为,虽然「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结束,以及美国威胁展开新一轮制裁,但无阻伊朗融入全球经济的进展。他说:「甚至美国商界都渴望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举例来说,波音(Boeing)最近签署一项价值30亿美元的协议,向伊朗提供民航飞机。」 安卡拉的土耳其亚太区研究中心(Turkish Center for Asia Pacific Studies)国际关系教授Selçuk Çolakoğlu指出,阿富汗是「一带一路」另一个潜在受惠国:「为了取得成功,『一带一路』必须依赖各方通力合作,当中涉及基建及发展援助等不同领域。鉴于其他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项目,主要集中在国内的交通基建,以及通过贸易自由化加快融入世界市场,因此各方合作非常重要。 「这些努力旨在通过经济和政治合作加强区域一体化。阿富汗作为亚洲腹地之一,在『一带一路』倡议协助下,有望成为转运、区域贸易以及政经合作的重要枢纽。」

(0)

yfffxbg2019-04-16

正如已故世界体系理论家弗兰克(AndreG. Frank)早在1992年的著名论述,历史上两次源自中亚或内亚的剧烈能量爆发,即匈奴帝国和蒙古帝国的建立和扩张,都有力地重构了世界;20世纪末中亚和内亚再次有了成为世界“中心”的机会。当然,在21世纪初期的今天,这里没有世界其他地区需要对付的本土军事力量,但中亚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区域,并且发生了深刻的剧变,不仅因为其地处美国主导的中东和阿富汗战争中的战略位置,同样重要的是,该区域及周边发现了巨量的自然资源。这种重要性也反应在北美和欧洲高等研究机构新设置的许多职位和学术项目及大量会议和研讨上。

(0)

樱花时光2019-02-13

40年前,伊朗的巴列维王朝被伊斯兰运动所推翻。但接替巴列维王朝的并不是一个自由开放的政体,而是一个宗教神权政体。伊朗作为波斯帝国的继承者,同样没有完成它的现代转型。 实际上,不少大国都遇到了政治转型的难题。这里所谓的大国,主要不是指人口与领土的绝对规模,而是指这个国家拥有独特深厚的文明传统,曾经对本地区或全球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力。从这个意义上讲,都是8000多万人口的土耳其、伊朗无疑是大国,而拥有5000多万人口的韩国却达不到成为一个大国的条件——尽管今天它们的人口规模差距并没有那么大。 那么,大国转型的难题是指什么呢?意思是说,一个大国从自己过去传统的政治经济模式,转型为一种现代的政治经济模式,往往会遭遇更大的阻力,容易遭遇挫败,甚至不一定能够完成顺利的现代转型。这就是大国转型的难题。至少,德国、土耳其、俄罗斯、伊朗都曾经遭遇过或正在遭遇这样的难题。

(1)
1 6条信息

会员登录

×

会员注册

×